Bedroom Warfare_

改了id。原id:人間少翊茶_

哇靠,真的是佩服这盗图的了,估计是钓鱼吧,但是真的好恶心啊。心疼一把圈子里的画手,希望不会遇到盗文的🙏🏻

【安雷】你真的是总经理吗(6—10)

☆瞎写一点。大概是网红设定!!!

☆安迷修线下公司职员,线上知名舞见设定,雷狮线下富二代总经理,线上知名唱见设定,两人高中同学目前同居。

☆1—5走:http://used-to-do.lofter.com/post/1dae5466_111a3027

☆Are you ready?

6.
雷狮很崩溃,真的很崩溃。他几乎是压低着嗓子问他:“你怎么在这啊?”

“什么我怎么在这儿?”安迷修有点搞不清楚他崩溃的点,如果是单纯不想见到他,不也没有这个必要么,于是他解释道,“我在这个公司实习啊,你呢,你怎么在这?”

“我才该在这儿好吧?”雷狮有点生气,就算是命运的捉弄也不带这么巧的。他抢先一步进了公司大门,安迷修本来还想骂他几句,结果听见其他职员纷纷向他问好,他便闭了嘴,打算不再招惹雷总。

“我家的公司,我这儿的总经理。”雷狮朝他挑眉,样子有点像挑衅。安迷修没说话,他总不可能刚来实习第一天就惹到公司总经理然后被炒鱿鱼吧,那可就真的是安迷修这辈子最神奇的经历了。

然而更让人意想不到的,还在后面。

7.
安迷修在午休时间玩手机,看见QQ发来消息,是舞团里的小姑娘。

天使射手:

骑士先生!我们录的那个团舞已经后期完啦,你要不要看一下?

Last Knight:

看啊!但我现在在上班啊,如果你们赶着投稿就看看音质画质混在一起有没有问题,没有就直接投吧!记得at我!

天使射手:

好的!那我让我弟弟投稿啦!!对了,给你安利一个我最近超级迷的唱见!!下次我们要是录快舞就用他的声源呗!!给你链接!【点♡链♡接♡听♡海♡盗♡激♡情♡唱♡歌】

Last Knight:

好的!我存着回家听,先去上班了!

安迷修顺手点了一下那个链接,瞟了一眼那个唱见的名字——L lion。安迷修心想感觉还有点非主流,又有点霸道的感觉,点开他的主页发现唱的基本上都是燃曲。

其实安迷修的舞团也经常跳快歌,不过大多数都是中速且比较好看的舞,技术含量有是有,但为了带两个团员,一般燃曲快歌考验技术含量和力度的舞安迷修都是自己录,所以安迷修其实还挺想听他唱燃曲唱得好不好听。

“喂,安迷修。”安迷修本来就已经有点按耐不住去听这个人唱燃曲如何了,正找着耳机,就听见雷狮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吓得他关掉了手机页面,要找的耳机差点手滑掉地上。

“什么事?”安迷修故作冷静地回头看他。

“你今天还出不出去?”

“出的吧,先回趟家再出去。怎么了?”

“你今晚回家也无所谓,但不要进我房间,懂?”雷狮朝他比一个ok的手势,歌已经在昨晚录完丢给后期了,所以今天雷狮只需要微调,再捉捉虫就可以投歌,也就是说,安迷修今晚回家也可以。

“好,知道了。”安迷修回答他。

8.
于是等到安迷修实在按耐不住用流量听了 L lion的歌时,安迷修爆了。

怎么夸都夸不出他唱歌给人的感觉,色气,霸道,疯狂,轻蔑。再加上他的音色唱功都不错,所以这个唱见对安迷修来说简直就是正中红心。

他本人不怎么混唱见圈,用音源用的都是vc或者团里的那位小姑娘——也就是艾比来选。所以他本人也不觉得哪个唱见如何如何如何,基本上都是统一印象,可唯独这个唱见给他的感觉不一样,又熟悉,又遥远。

安迷修又仔细翻了一下,发现L lion还组了个组合,他是主唱,还有几首原创曲,安迷修觉得还挺喜欢,估摸估摸时间打算试着编舞跳一跳。

艾比又发来信息了。

天使射手:

如何呀!这个唱见!

Last Knight:

很棒啊!挺对我的胃口的,声音和唱腔都好。

天使射手:

我就说吧——难得你动心呀嘿嘿嘿,是不是现在已经成他迷弟了!

Last Knight:

是有点。他有几首原创曲我想试着编舞翻跳,就那首“Boom!Bang!Room!”,虽然是黄曲但是很好听…

天使射手:

…我靠,我靠不得了啊!!!b站著名清水舞见要跳黄曲啦!!!不过你要是跳的话你自己编舞比较舒服,这次就不带舞团了,怕影响效果而且也比较麻烦…加油!看好你喔!

接着艾比还发了个小红心过来,吓得安迷修一身寒颤。

他回家后打开了微博私信,给L lion发了消息。

与此同时,雷狮的微博私信响了起来,他皱眉,然后打开了手机。

Last Knight:

L lion您好,这里是个舞见,听了您的曲子“Boom!Bang!Room!”之后想要授权来翻跳,看到请回复!

雷狮看了一眼这个id,舞见区的?他不怎么看这些,所以也不眼熟这个id,他戳进他的博客,fo数还不小,雷狮心里想着这年头还有人叫这么骚包的id的,于是他飞快地打上了几个字。

L lion:

好的,请随意。

Last Knight:

谢谢!录完之后会把地址发给您的!

对方没有再回复,估计是忙,于是安迷修又打开那首歌,脑子里想着大概的动作,准备明天就去试试水。

9.
“喂,安迷修。”

“喂,雷狮。”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叫住了对方,一阵沉默,安迷修开口道:“你先说吧。”

“我这几天在家里有事,你不要回来。”雷狮说。

“我也是这几天在外面有事,你这样正好。晚上你别出去啊。”安迷修道,本来他是想下午去录舞的,可是配合这首歌的感觉,夜景反而更适合,既然雷狮要待在家里,那就再好不过了。

“那行,你忙你的吧。”

“嗯。”

几天后,雷狮在家里试麦,最近麦总有点电流声,他今天正好没什么事,就检查检查是不是那个地方没弄好,接着,惊喜的就来了。

那个时候虽然是白天,但屋子里还是有点暗,雷狮开了灯。然而在那一瞬间,家里停电了。

后来雷狮把电闸弄好,又回来的时候,他整个人懵逼了。

他的麦连着声卡一道坏了。

“这什么逻辑,为什么家里停电还有这种操作??”雷狮给他的组合的队员卡米尔,也就是他的堂弟打了个电话,对方也是完全懵掉的状态。

“…只能说这样的概率太小了,正好被你碰上。”卡米尔道,随后又像思考好了策略一般问道,“大哥,你现在有空?”

“有,怎么了?”

“你来市中心这边的电脑城这边吧,我刚刚下课在这附近,我帮你看一下麦。”

“那行,谢谢啊。”

雷狮向卡米尔道了谢,收了器材便匆匆地走了。

10.
安迷修已经在今天把舞录完了,他卡着时间点回家做后期,进家门时却发现雷狮的拖鞋在玄关,他埋怨了几句之后衣服也没来得及换就又赶回房间做后期,做完投稿完后已经差不多十一点,他伸了个懒腰,在沙发上等审核通过。

这次审核居然意外神速,安迷修赶紧把链接发给L lion,像做完一件大事一般长吁了一口气,准备出去楼下转一转。

此时雷狮已经检查完器材,回到了小区楼下,他的微博响了一声,他发现前几天说要翻跳他的歌的人已经投稿了。其实雷狮心里也有点小期待,他想着反正都快要到家了,干脆用流量看,反正他流量多。

所以当他到家门口时,点开那个视频,看到画面里的那个人,他就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门开了。

安迷修从里面走出来,看到雷狮愣愣地站在门口,他开口道:“咦,雷狮你站门口干…”

当他看到他手里的录音器材和手机上播的视频时,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当他看到他现在所穿的衣服和视频上的舞见的衣服时,他更加确信了。

…就是他啊!!!!!!!!!!!!!!

改了id,别不认识我了呀!!!
今天大概再更一篇安雷就去上学!

【安雷】你真的是总经理吗(1—5)

☆瞎写一点。大概是网红设定!!!

☆安迷修线下公司职员,线上知名舞见设定,雷狮线下富二代总经理,线上知名唱见设定,两人高中同学目前同居。

☆Are you ready?

1.
雷狮现在非常后悔他跟他父亲提出要搬出家里住。

缘由就是因为,他,雷狮,雷王集团董事长的三儿子,现在雷王集团的总经理,是个网红。

还是个唱见。

于是他就每天估摸着爹妈和两个哥哥不在的时间,装上器材开始录歌,把债还了还卡着时间点把器材放好,又继续看他的财务报表。

这种像在和他家里人玩间谍战捉迷藏的生活,他是真不想再继续了。于是有一天他跟他爸说,爸,我出去住吧。

于是他爸居然还就这么同意了。雷狮心里也比较诧异,说句实话,他爸同意他出去住他要出去住,他爸不同意他也要出去住,谁也拦不住。

于是当他搬进新公寓,看见自己的高中宿敌站在自己面前时,他崩溃了。

2.
“我靠,你怎么在这啊?”雷狮整个人都崩溃了,其实一开始说他有个室友他还觉得无所谓,不管他可不就行了么,可现在这人可是安迷修,连他系鞋带怎么系都要管的,他的高中宿敌。

“我还想问,你怎么在这儿?”安迷修皱眉,一副十分不满的模样。他还没有找到工作,准确点来说,应该是交了个人简介但对方还没有回应,所以安迷修选择先解决住宿问题,于是现在成了这种场面。

“我爱在哪在哪,不关你事好不好。”雷狮大剌剌地拖着行李箱走了进去,他没有一点要走的想法,要走也是安迷修走,反正他也受不了自己的脾性,自己先占住位子,他肯定会败下阵来。

“好吧,不关我事。”安迷修说,似乎还有些内心挣扎的样子,最后还是开口道,“好歹以后就是室友了,打个照面不成吗?”

雷狮心里想,我靠,谁和你打照面啊,但又想想,和他说清楚也可以,于是他说:“可以啊。那我告诉你,我的房间,你不许进,我的东西,你不许碰,晚上十点到十二点,别回公寓。”

安迷修惊了:“雷狮,你有疾病啊!我十点半就要睡觉的。”

雷狮心安理得地道:“不是你说打照面吗?我先跟你交代清楚,省的你被我半夜三更丢进楼下小区的人工湖。”

安迷修沉默不语,雷狮一心里美滋滋副打了胜仗的模样进了自己的房间。

3.
总而言之,两个人就这么住下来了。

第二天下午,雷狮从房间里跑出来洗苹果吃,突然被安迷修一手拦截住,雷狮皱皱眉,还以为他要找茬:“搞什么鬼?我吃个苹果,你要和我打架啊?”

“不是。雷狮,我是这样想的。”安迷修正经地跟他说,连面部表情都是正义凛然的感觉,“凡事要讲个公平。那既然你不让我十点到十二点回公寓,那你下午六点到八点你也不准出去。”

雷狮惊了:“安迷修,你有疾病啊!我晚饭都是出去吃的!”

安迷修此时也顾不上什么讲不讲道理骑不骑士道,态度略为强硬地道:“那你就在你工作单位吃呗!不然你下班就回公寓,你开车的,不准在外面逛。”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留下雷狮一个人在厨房的洗手台懵着。

4.
后来雷狮细细地考虑很多,比如为什么安迷修会有这种态度,下午六点到八点一般能干些什么事,最后他想,干嘛听他的,于是还是我行我素,不把他话放心上。

不过今天他倒也不是很想往外跑,于是就这么瘫在公寓沙发上看电视,所以当安迷修从玄关进来的时候他还是吓了一跳。

在他印象中安迷修就是白衬衫加西装裤的标配,万年不变的标配。可今天他穿得让雷狮觉得很意外,依旧是白衬衫,但却套上了黑色蝙蝠袖的宽松外套,一条黑色九分裤在裤腰带上还很非常非主流的挂了几个挂饰,当他脱了帆布鞋进来时就接受了雷狮的眼神洗礼。

“看我干什么?你没吃晚饭?”安迷修表情古怪地瞥了一眼雷狮。

雷狮注意到他背了一个黑色的双肩包,刚刚吃的提子差点给噎喉管里,他说:“没事。你今天怎么穿这样?”

“我穿哪样?”安迷修哭笑不得,心想自己在平时究竟是给了他个怎样的印象,他把包放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又出来,“我这不挺正常的吗?”

雷狮古怪的皱着眉,扁着嘴摇摇头。

不正常,这绝对不正常啊!

5.
双休日过了,雷狮也要回公司,大早上爬起来就看见安迷修已经在做早餐,他给他混了一杯牛奶咖啡,不甜不苦,还有面包加果酱,雷狮嘟嘟嚷嚷说想吃肉,受到安迷修的科普,说早上不能吃肉这样消化不好balabala。

等安迷修念完雷狮也吃完了,雷狮拿着车钥匙问安迷修:“走不走啊,开车送你。”

“不了,我自己去吧。”安迷修笑道,所以雷狮索性没管他。

直到他在公司门口遇到他才觉得老子真是信了你的邪。

“怎么又是你——?!”

【安雷】Soul

♡读然老师生日快乐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jsbaknaga斗胆at一下【x】@德育处朗读大师 

♡还是那个噬魂pa,是的,还是那个噬魂pa。由于我时间不多所以还是只写一点点…剩下的大概下周会写完…

♡武器拟人化有,凝晶流焱兄弟设定,凝晶哥流焱弟。雷神之锤是个姑娘…

♡前面一小段走http://used-to-do.lofter.com/post/1dae5466_11018aaf

♡Are you ready?

“什么!”流焱瞪大眼睛看着安迷修,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大叫道,“安迷修,你是不是神经病!那个雷狮,他上次打了凝晶,你还和他出任务?!”

安迷修被他这么一叫吵嚷得有些头疼,无奈地摁了嗯太阳穴有些无奈地说:“我也没有办法啊…老师安排的,挑前十名去。没想到我居然还会和他分到一个任务。”

凝晶看着流焱恨雷狮恨得牙痒,抬手拍拍他脑袋安抚道:“没办法的事,忍着吧。任务我看过了,最多三天的事儿。”

“…可恶。让我再见到那女的,再见到那女的…”流焱小声嘀咕着,边嘀咕还边挪动,慢慢悠悠地上了床将自己裹在被子里继续嘀咕。

另一边,雷神之锤的表情也不好看。她实在是嫌弃那对双剑兄弟,所以才不停找茬好来发泄自己内心的不满。现在倒好了,从敌对关系到同僚,这算什么事啊。

雷狮倒看不出有什么不满,反倒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雷神之锤皱皱眉没说话,心想着真是莫名其妙,雷狮怎么会和她有这种分歧?雷神之锤从沙发上一个鲤鱼打挺跃起,朝门口走去。

“干什么去?”雷狮问她。

“我回房间,睡觉去。”雷神之锤道,走前还不忘叮嘱雷狮,“明早出任务,你记得不要睡太晚。”

雷狮嗯了一声算是回应,接着就听见门关上的声音,咔哒的一声,房间恢复了以往的安静气氛。

第二天,安迷修准时到达了大厅,雷狮姗姗来迟,雷神之锤今天梳了个单马尾,她的头发又长又卷,梳起来也到臀部的位置,路过流焱旁边时还不忘来一个甩头动作,一大把头发就这么扇在流焱脸上,流焱气得想打人,最后还是被凝晶给拦住了。

“幼稚不幼稚…”安迷修小声吐槽了一句,就跟着雷狮上了执行任务的专用直升飞机。

这次的任务很简单,凹凸学院的存在已经不是秘密,那些已经脱离了人类轨道的人也会密谋造反,现在学院已经掌握了他们的大体位置,而人群的数量实在不小,他们的任务就是趁人减少时,一锅端了他们的老巢。

这个任务真是简单不过了,如果你谨慎的话。而安迷修就是这个谨慎的人,然而,再谨慎,如果没有强力的帮手也照样不行,于是,雷狮就是这个强力的帮手。

直升飞机在离那个方位大约一公里的距离将他们留下了,剩下的就是要靠他们自己了。

安迷修一路确认着方位,雷狮跟在他的后面,一行五个人一个都不开口,气氛沉默到爆炸,直到安迷修觉得有点尴尬,才开口问雷狮:“你为什么老走我后面?”

“为了让你当我挡箭牌呗。”雷狮笑嘻嘻得说,雷神之锤没忍住笑了一声,被流焱给瞪了一眼,不过她本人倒是无所谓,反而和雷狮一样乐在其中。

安迷修开口欲反驳,又止住了,揉了揉太阳穴:“你…算了。过会儿注意点,别被那里的小机关给骗到。”

“里面还有机关?”雷狮挑眉道,他从来不是随便轻视对手的人,做任何事他都有一个大概的估量,如果说肆意妄为狂妄自大,那是强者中的强者,以实际来证实对方与自己再采取该有的态度,这是强者。雷狮一边感叹着学院的信息网居然这么细密,一边应了安迷修的话。

“对,毕竟脱离正轨的人类,也曾是人类。这点智商他们还是有的。”安迷修道,向远方张望了一下,“快到了,一会儿我去给你打掩护,你趁机干掉那儿的人。”

雷狮给安迷修比了一个ok的手势,又和雷神之锤交换了一个眼神,漂亮的姑娘化作巨锤被雷狮用右手拎着,雷狮绕到了基地右侧,用力一跃便登了上去。凝晶和流焱也化作一冷一热的剑,被安迷修一左一右握在手中。

安迷修向着正门缓慢地走去。他的步子迈得沉重,守门的几个人被这气势吓得一惊,连你是谁都还未喊出,就通通被一锤击中,电流的酥麻感从后脑勺扩散至全身,几人倒下。

雷狮皱了皱眉头:“雷神之锤,这些人…”

“都是人。”巨锤中倒映出墨紫发女人的模样,她露出一副可惜的神情,“吃不了,真可惜。”

雷狮从刚才开始就在注意这个基地的这扇大门,摸索半天也没有找到任何开关,只有这扇厚厚的石门,像是阻隔一切外来人员一样奋力地拒绝着他们。

雷狮抬手扶了扶这扇石门,他最头疼这种东西,像是猜谜游戏,又不能简单地用力量解决。而这个基地还只是真正的基地的一个小入口,更大的基地还在更深处。

安迷修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些,他皱着眉想了想,道:“走,雷狮。我们去上面去。”

“你从上面开路啊?”雷狮像是在嗤笑一般放肆地嘲笑他的想法,“可别了吧,刚刚我上去看过了,我还特地敲了一下,那厚度可是比这玩意儿还厚。你要打开,那绝对被发现了。”

说着他还竖着大拇指指了指这扇门,巨锤中雷神之锤的倒影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忽然,她恍然大悟一般:“雷狮,给他们放血!”

“我靠,疯女人!以前我只是觉得你不讲理,现在没想到你这么残忍!”热流剑中流焱的倒影叫了起来,他没忍住爆了个粗,他现在无比地鄙视雷神之锤,只觉得她是个又狂妄,又自大的疯女人,和她的主子一个模样刻出来。

“你骂谁疯子!我钝器不好干这活,还得你们干呢!”雷神之锤被这么一骂也有点冒火,气势汹汹一副要把这个骂她的臭小子千刀万剐的模样,就差现在就化为人形冲过去掐死流焱了。

“你不就是想吃灵魂吗,用得着对普通人下手?你不是疯子是什么!”流焱毫不留情的反击,安迷修则握着双剑思考了良久,也做出恍然大悟般的表情。

这个表情可把流焱吓一跳,流焱颤颤巍巍地说:“喂,安迷修,你…”

“多谢小姐指导。”安迷修向雷神之锤道谢,女人做出了高傲的模样,雷狮勾唇一笑表示满意。

流焱正想哀嚎几句,凝晶则开口道:“放心,其实也不算放血。要他们一点血罢了。”

“一个古老咒术。”雷神之锤道,像是娓娓道来一般继续补充,“三个普通人的血,加上人的手印,方可打开大门。”

“这样反而像登记。”安迷修道,用双剑在三个人的胳膊处划了个不深不浅的刀痕,再用另外一个人的手在每个人的伤口上涂抹几下,让血沾到手掌上,再对着石门一按。

石门发出轰隆隆摩擦的声音,向上缓缓移动,里面潮湿的空气向外扩散开来,里面是无尽的黑暗,源源不断的台阶。

好戏开场。

读然老师生日快乐啊!!!!!!!!!!!!

AL创社:

全体社员祝读然老师生日快乐!!!!!😘😘😘

【安雷】Soul

★噬魂师pa。唉我好久没看噬魂师,估计很多地方也搞忘了,还麻烦各位捉虫…

★武器拟人化有【其实就是为了写武器拟人化才写这个的】,凝晶流焱兄弟设定,凝晶哥流焱弟。雷神之锤是个姑娘…

★就一小个片段,大概是安雷见面然后雷神之锤上去佯装握手突然半边手化作锤子打了凝晶一下…接下来的就看我想写不想写。

★Are you ready?

“喂,你!!!”流焱气得青筋暴起,将凝晶护在身后,他怒视着站在面前一副如今的场面与她毫无关系的表情的女人,安迷修赶紧冲过去检查凝晶的伤势,流焱余光看见安迷修掀起凝晶的衣服,大块青紫色的淤痕与微微颤抖的手都激起了流焱的愤怒,他怒吼一声,“你这女人!!!”

“流焱,不要冲动!”安迷修呵了一声,流焱再气也只能原地跺脚,还好刚才凝晶反应快,左手迅速化作了武器状格挡了一下,要不然现在已经断胳膊了。

要说气,安迷修肯定生气。但他能怎样?打回去?对方阴谋手段小花招耍得飞起,自己硬拼只是两败俱伤,没有必要。

他压低了声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冲动:“雷狮,你过分了吧!”

雷狮闻言只将眉一挑,笑得狂妄,雷神之锤也神同步一般的勾起嘴唇,张狂得很:“我家主子哪里过分?这不就是这里的宗旨吗,看到机会就要上,看到鶸——就要踩!”

流焱气得不行,直跳脚:“我呸!这里的宗旨?大家都是为了收割灵魂,成为Death Scythe的,哪里让你来撒野!”

“行了,流焱。”凝晶低声道,流焱能感觉到他的声音在发抖,他靠着安迷修颤颤巍巍地起身,自己磕磕绊绊地走了几步,险些跌倒还让流焱给扶了一把,“看在你是女士的份上,小姐,这次我先做退步。”

“但是下一次——”

“我会还手的。”

凝晶轻轻喘着气,流焱在一旁扶着他,神色越发紧张,狠狠地瞪了一眼雷神之锤,结果对方倒一副轻蔑的模样,语调扬起像是在嘲笑:“是吗?那我可还真是谢谢了您嘞。”

“别把雷神之锤当个普通的女人,”雷狮扬起下巴,像是在挑衅对面狼狈不堪的人们,“她可是我雷狮的武器。”

“我们走。”雷狮轻声道,跳下了台阶来了一个帅气的转身,长得漂亮的姑娘也随即跟上,还不忘回头给三人一个恶意的微笑。

当他们消失在广场尽头,安迷修才敢喘大气,要是刚刚那种局面,他真的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打得过那两个人,凝晶已经快脱力了,安迷修上去给流焱搭了把手。

走了许久,安迷修听见流焱用很小的声音说:“…真的吗。”

“什么真的?”安迷修一头雾水,凝晶也皱了皱眉头。

“就是那女人说的啊,这里的宗旨。”流焱此时感觉委屈极了,甚至想落眼泪。他年级尚轻,还不明白世间丑恶,像雷狮和雷神之锤这类人,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他们本身就让流焱极不舒服,又说了那样的话,难免让流焱思考人生。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们…”流焱像是带着希望一般看了安迷修一眼。

“其实我也不知道。”安迷修回答得爽快,流焱像是惊了一下,随后又流露出有点嫌弃的表情,然后他听见他说:

“但现在只能相信我了啊。放心吧,不是全世界的人都像他们一样。”

对啊,只能相信他了。

流焱又轻轻托了托凝晶,在夕阳照下的斜斜歪歪的坎坷路上,磕磕绊绊的走着。

他说他想变成一条人鱼
摆动鱼尾趴在礁石上
看你所在的轮船驶过海面
可你最终消失在海平线
因为他的鱼鳍已经残破
他说他想变成一只鸟人
扇动翅膀坐在树枝上
看你的影在阳光下漏出
可你最终消失在山坡上
因为他的翅膀已经折断
他说他想变成一个人
挺直腰板站在你身旁
可他不敢
真的不敢
他说他想当全世界最灿烂的烟火
为了给你看而绽放
他说他想当全世界最美的风景
为了给你走过而出现
他说他想当全世界最静的夜晚
为了给你安宁而营造
但是他后来还说了什么
你却听不清了

【维赛】他说他很好 2

☾突发奇想。没什么逻辑,自己爱写什么写什么而已,陆陆续续地更。

☾可能这个赛,没这么傻【。】这算不算ooc啊【???!】

☾山歌组友情向有,大概是,兄妹吧,但是是关系好所以认的,朋友+亲人的关系。钢琴艺术家维×人鱼赛。

☾Are you ready?

现在几近深夜,维鲁特与路普闲聊几句,维鲁特便要回宾馆了。路普送他到这条街的街口,一路上依旧没完没了地与他瞎聊,最后在他走时,他咧嘴一笑:“你明天还会来吗?”

“会的。”维鲁特几乎是秒答。他说话基本上都是经过头脑的思考与自己长久的斟酌,这次却像是被迷了心智,话不经脑。

听到这个回答,路普笑得意外的灿烂,他说:“好呀,那我等你。”

维鲁特消失在了漫漫人海中。路普一直站在原地等待他从自己的视线内消失,才原路返回,刚开始还慢慢悠悠,后来他的脚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像是冲进酒吧,让人只看见从大门口一闪而过的影子。

维拉见了也不多作言语,和路普一起消失在了酒吧的后门,进了一道木门,推开房间里的书架,进了另一间房间。

那里面只有大约半米站的地方,其余的到尽头,全是水,似乎还不是普通的水,是海水,它还透着些许咸腥的味道,鬼知道他们怎样运来这些水,可这儿的确有海水——这是实实在在的。

路普像是撕一般急促而又粗暴地脱了衣服,他的脸色几乎苍白,紧咬着嘴唇,额头上有一层细细的汗,露出极其痛苦的神情。最后,他脱力一般栽进水里。房间顶上是白色的光,光照进水中,似乎有什么在闪闪发亮。

那是一条鱼尾——深浅的蓝色在其上渐变着,那条鱼尾的线条优雅而有张力,它的动作极其有力,它轻摆,水中的人鱼也在水池里畅游着。

像是畅快满足了一般,路普从水里探出头来,在水中欢快地打着圈,叫道:“吓死我了!差点就露馅了,还好我回来得及时,不然我就得死在外头了。”

维拉听见他这话翻了个白眼:“谁让你偏要去送人家的?你自己又不是不知道时间快到了…哼,白痴赛科尔。”

她叫了他的真名,而水中的人鱼依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笑嘻嘻地道:“不要这样啊,格洛莉娅!多年的好友情谊呢——”

“在你刚刚跟别人开玩笑说我俩是情侣的时候就没了。”

“哇——友谊的小狗死了!”赛科尔在水里叫喊着,格洛莉娅又翻了个白眼,没理会他。

她从包里拿出一管药剂,朝水中的人鱼抛去,人鱼抬手稳稳当当地接住,打开瓶塞一口喝尽,他抬手擦了擦嘴,问道:“这药还能喝多久?”

格洛莉娅说:“最多三次吧。”她的表情有些难看,像是有些悲伤,又像是怜悯,更像是痛苦,“赛科尔,你和普通人鱼不一样。你是人鱼血统最正的分支后裔,这种药对你来说根本没什么太大用处,不像我,我好歹也有四分之一的人类血统。”

“你想说什么?”赛科尔道,他没有去看格洛莉娅,反而是浮在水上看天花板的灯。

“你没有多少时间了。”

“…唉,弥幽也不是万能的。”赛科尔一骨碌在水里翻过身,鱼尾一扇溅起水花,像是有些生闷气一般嘀咕道,“她不是魔女吗?一点辙也没有…”

“这个我们一会再说,赛科尔。”格洛莉娅蹲下身子,此时她的表情异常的严肃,那双杏眼没了平日里的乖巧,反倒显得有些骇人,“你是不是对那个人类——对维鲁特有感觉了?你说过你不喜欢人类…”

“我很好,格洛莉娅。”格洛莉娅的话还未说完,赛科尔便抢先打断,他背对过身子,水珠从他的发顺着脖颈流下,“我知道我该怎么办。”

你真的知道你该怎么办吗?

这句话格洛莉娅并没有说出口。她只是提醒了一句让赛科尔游完就上来帮忙,就拉开了房门,只留给赛科尔一个背影。

第二天晚上,维鲁特如约而至。赛科尔心里满是“他真的来了”的喜悦,那双蓝眼睛唰地亮起来,整个人开心得快要打滚,他坐在吧台看见维鲁特,就喊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只是他控制不住自己,想这么做罢了。

当维鲁特走近的时候,赛科尔看见他的手上提着包,包里似乎有什么类似于书的东西,他只是寒暄几句,然后道:“你的包里有什么?”

“这个?”维鲁特提了提自己右手的提手包,解释道,“这里面是乐谱。我是一名钢琴家。”

赛科尔眯着眼睛笑得更欢,他说话的语调像雀跃的鸟轻轻挑起:“那真是太好了。怪不得你戴着手套,学钢琴手上会有难看的茧吗?”

维鲁特摇头,随后又点点头:“也许会,但我没有。戴手套只是因为我有轻微的洁癖,一般也只在公共场合戴。”

赛科尔似懂非懂,愣愣地点了点头,随后他用大拇指对着某个角落,眼睛斜斜示意他看向那边:“那里有一架钢琴,音准不错。你要弹吗?”

“你想听?”维鲁特坐在卡座抬眼看他,那双红眸眼里没了平日的冷漠与锋芒。此时更像是洋溢了温柔。

“对啊,我想听死了。”赛科尔边说还边满嘴跑火车,“我就觉得你这种人适合弹钢琴,禁欲系的,特帅。啧啧啧,能大饱耳福咯——”

赛科尔边说边甩着一小串钥匙,维鲁特仔细一看,这架钢琴的主人竟然还给这架钢琴给安上了一个小锁。维鲁特顿时哭笑不得,问:“你为什么给钢琴上锁?”

赛科尔顿住了,他歪了歪脑袋,食指抵在唇边像是在思考,然后,他眼中的感情像是要溢出来,维鲁特能感觉到他的心跳逐渐加快,粘在他身上的视线也升温发烫。

最后,他笑了,他说:

“为了等你。”

【维赛】他说他很好 1

☾突发奇想。没什么逻辑,自己爱写什么写什么而已,陆陆续续地更。文中地名皆为虚构。

☾可能这个赛,没这么傻【。】这算不算ooc啊【???!】

☾山歌组友情向有,大概是,兄妹吧,但是是关系好所以认的,朋友+亲人的关系。钢琴艺术家维×人鱼赛。

☾Are you ready?

他曾经走过纳尔塔斯的每一个大街小巷,去听属于那里的人发出的独特声音,那儿的人说话稍稍上扬的语调,聊天时激动打起的手势,高雅女性的高跟鞋的声音,儒雅男士的皮鞋的声音…一切他都在听。

但对于维鲁特来说,最吸引人的,还是由人通过自己的自主意识所创造出的音乐。太阳已经斜歪着身子,快要消失在海平线上了,纳尔塔斯临海,所以每当黄昏之时,维鲁特总会在此驻足,去听属于海的浪涛声。

太阳落下了,天空中被泼洒上了墨色,浸染着这块大的幕布,维鲁特离开了海边,他计划着去这个城市的下一个地方,却在某个街道的某个铺面停住了脚步。

那是一家休闲式的酒吧,店面基本由蓝色构成,大块的店牌背景是深海的色调,上面用金色的油漆写着“Mermaid”。

Mermaid,Mermaid,“人鱼”吗…

最吸引人的不是这家酒吧的店面亦或是名字,而是里面传来的歌声。是位男歌手,他的声音温柔而不失磁性,狂野又不失矜持,微微挑起的尾音,稳而厚实的高音,撩拨人心地偶尔唱出蓝调风格,维鲁特想走进去一探究竟,却被另一位男人拦住了:

“打扰一下,您这是要进去?”

维鲁特颔首以示问好:“是。”

“可别去了吧,这个人——就是现在在唱的这位先生,他可不是什么善茬。”

“从何谈起?”

这位先生的脸色忽地变了,面色有些难看地道:“他的歌声——他的歌声真的像是人鱼,禁忌地,让人着迷。进去的每一个人都会登记,他隔三差五地唱,而听见他歌声的,绝不能再听第二次。”

“可这是多么的让人心痒啊——!听说当地的富翁给了他多少钱,就是不唱,我的朋友,唉,他也因此患上失心病。我也无法忍耐,只能每天守在这里,只愿能听一点余音…”

说着,那先生便面露憔悴。而他越是这样说,维鲁特就越感兴趣。他匆匆向这位先生道了谢,便登记进了这家酒吧。

里面的灯光通通打的都是深蓝色,着实有些深海人鱼的味道,只有吧台那有些浅黄色的光,不远处有个唱台,上面有一把高脚椅,高脚椅上坐着一个人,正架着麦克风轻轻歌唱。

他唱的每一首歌都异常的安静,酒吧内也是意外的安宁,只有他的歌声在酒吧内弥漫着,荡漾着,像海洋的层层波光,明明不是那么调动得起人的性子的歌曲,却不知为何会有耐心听他慢慢唱完,意犹未尽。

他唱着唱着,还会睁开眼睛瞟一眼四周,维鲁特看见了,那人生着一双好看的丹凤眼,眼尾挑起,眼眶中生着的,便是一双如海一般的幽蓝眸子。他的发是灰蓝色的,与这家酒吧的色调似乎是融在一起,让人移不开眼。

维鲁特看着他,他也看了维鲁特,目光交错了那一瞬,便没有了交集。曲毕,从外面进来了酒保清场,维鲁特正打算离开,便被叫住了:

“先生,留步。”

留住他的自是那位男歌手,他唇角噙笑,朝着维鲁特眨了眨眼,如此这般近距离维鲁特算是看清了,他的眼睛就像毒药,荡起波澜的深蓝色,是如此那般的无可救药。

“可否赏脸陪我喝一杯?”

“荣幸至极。”

他和维鲁特坐到了卡座,吧台里一身形稍显娇小的柔弱女子见他一来便露出笑脸,随后又有些诧异的样子,歪着脑袋打量维鲁特好一阵,又看向那个男人。

“不要愣着呀,维拉。”那个男人哈哈地干笑着,对着那个女子说,那女子的表情像是恍然大悟一般,男人接着说,“调酒吧,给这位先生来份招牌,我还是老样子。喔,对了,都忘了问您的名字——我叫,嗯,路普。先生您呢?”

对方自报了家门,自己当然也要给出回复:“维鲁特·克洛诺。”

“我叫你维鲁特,好吗?”路普咧开嘴,那双漂亮的眼睛也微微眯起,语调微微上扬着。维鲁特听过无数人这样说话,却没有此时这般心动的感觉。

他颔首以敬:“请随意。”

维鲁特又去看在吧台内的娇小美人,微卷的亚麻色头发用一条蓝色缎带轻巧地绑好,松松地搭在肩头,与路普不同的是,路普有一双妖冶的蓝色丹凤眼,而她却是一双乖巧的亚麻色杏眼,两人之间似乎有着时有时无的眼神交流。

维鲁特不知道此时出于什么心理,鬼迷心窍一般问路普:“你们是情侣?”

闻言,路普似乎像是忍住了大笑的冲动,干咳几声笑道:“不少人这么说!这是我的好友,也是我的妹妹——她叫维拉。是我们长得太像还是怎样?都觉得我俩是一对儿?”

维拉似乎没有理会路普的意思,只是斜眼瞪了他一眼,似乎在说“我一会儿再收拾你”一般,继续调着酒。

维鲁特赔笑道:“是吗,真是冒犯了。你们很有默契。”说着,他便看着路普的眼睛,当维拉气鼓鼓地将就端来时,只有给维鲁特的那一杯。

“嘿,我亲爱的妹妹,不要生气啊!”路普半开玩笑地给维拉道歉,可维拉不理会他,安安静静地擦着杯子,嘴里嘀咕着什么。

“你知道我酒瘾很大的,你——”

“够啦,你这个傻子!”维拉终于说话了,是十分好听的声音,不软却糯,柔中带刚,是万里挑一的完美声线,可和路普与之比较却稍显逊色,她继续嘀咕道,“不要开这种玩笑啦!我生气了,今天谁给你酒喝我和谁没完。”

路普仍旧吊儿郎当地和维拉伴着嘴,维鲁特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两人,然后抿了一口酒。等到路普把维拉彻底气走了,酒也喝了一半了。

当路普笑嘻嘻地转过头时,维鲁特正在看他,两人的视线再次交汇,路普没有避开,他道:“你是不是想问,我是谁?”

“是。”

维鲁特从一开始就觉得这个人不简单,在这种城市里,他们好像上流社会的人,却做着不是上流社会的人做的事情。他们好像一群穷孩子里,被神明眷顾的孩子,但逃不掉命运枷锁,只好原地打转。

路普闻言露出一个笑容,给维鲁特打着手势,让他靠近,维鲁特微微附身,赛科尔用不大不小的声音道:“其实,我是人鱼。”

“路普——!你这个神经病,不要给客人乱说话!”不远处的维拉听到后冲了过来,抬手就要去揪路普的耳朵,路普像是已经习惯了一般,就这椅子的踏脚站起来坐在了吧台上,维拉的个子不算高也不算矮,只有路普轻轻斜着身子维拉便拿她没办法,气得她只好在原地跺脚。

“好啦,好啦,不要这么生气——”路普拖长着音调,他微微眯着眼睛看着维鲁特,维鲁特霎时只觉他的眼睛透亮得像面镜子,将他的身形全倒映在里面,像是魔镜。

“我们都是人鱼。”路普说,接着便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维拉也没了动作,那双杏眼正无奈地瞪着他,“我是,她是,你也是。”

“应该说——”

“所有人都是人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