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燃易爆炸💥

易燃易爆炸=不要惹老子生气

啊。

安雷快点结婚吧。

“雷狮,我警告你最好束手就擒。”
“…安迷修,我也警告你,别动我弟弟。”

【轰爆】Blood(1)

✦完善之前那个吸血鬼设定!吸血鬼轰×人类爆。无异能。切爆是友情向…。爆哥脑力派!

✦爆哥的职业是警察。思考了很久要是原著设定的英雄还是警察,后来想想还是警察好一点…吧。

✦文中的咒语为俄语,意为:古老而尊贵的吸血鬼啊,聆听我的祈求,以我的血为契约,与我定下契约。

✦Are you ready?

爆豪胜己今天是被一个电话给吵醒的。

他毫不犹豫地伸手接通了电话,声音略有些低沉地发出了声单音节,示意对面的人直接说话。

“爆豪?”电话是切岛锐儿郎打来的,他听见对面闷哼了一声,有些抱歉地说了下去,“抱歉啊,这么早吵醒你。是关于前几天那个案子的,今天早点到局里开会,就这样。”

电话挂断了。切岛锐儿郎似乎也害怕把爆豪胜己吵到,便简单扼要地通知了爆豪胜己开会的事情。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早上五点三十二分。他将头埋在枕头里好一会儿,才起床洗漱。

爆豪胜己大约在七点十分左右到了警局。他刚拐进办公室的走廊口就遇见了在办公室门口的切岛锐儿郎。

“早,爆豪!”切岛锐儿郎颇有活力地朝他叫道。

“是挺早。”爆豪胜己似乎还没醒瞌睡,昨天他就在忙着一起案子,刚解决完回到家头还没碰到枕头几个小时就被切岛的电话又吵醒,自然是这么个状态。他伸手接过从切岛锐儿郎那儿递过来的资料,边打着哈欠边翻看。

“是之前讨论过的那个案子,边走边说吧。”切岛锐儿郎道,爆豪胜己便跟着切岛锐儿郎往会议室的方向走。

“就是那个犯人杀了十五个人,还在死者身体上留下类似于吸血鬼吸血过后的牙印,但至今没抓住人的那个案件?”爆豪胜己问。

“对,但他们现在查出了一个大概嫌疑人了。”

“嚯,终于查出来了。”爆豪胜己闻言挑眉,“于是?现在又有什么问题?”

“他们抓不到那个犯人,所以现在想让你上了。”切岛锐儿郎道,一脸的无奈。

“哈,现在知道让A组上了?”爆豪胜己嘴角勾出一个略微嘲讽的弧度,“先前的时候说把这个案子给A组处理,偏不给,现在倒是像甩锅一样甩给我们?别瞧不起人了!”

“那这案子爆豪警官您是接还是不接?”切岛锐儿郎端了端腔,有些装腔作势地恭恭敬敬地问道。

爆豪胜己斜着眼看了他一眼:“接!”

“让那堆垃圾看看,什么才是警察。”



开完会议以后爆豪胜己差不多了解了案件细节。其实他们在犯人杀第十三个人的时候就给抓了个现行,可犯人反应极快立即破窗而出,对方穿着黑色的斗篷,脸也被面具盖住,所以并看不清容貌,他好像还带了类似于滑翔伞这一类飞行物品,以保证他可以顺利逃脱。

他实在是跑得太快,就算在窗口埋伏他也能像魔术师一样金蝉脱壳消失不见,他简直像个怪物。

这次的确是没有办法了才找A组寻求帮助,但事实上之前爆豪胜己作为A组组长就明确表达了要接收这个案子的态度,可人B组可狂了,说不给就不给,现在倒是好了,跑回来跟爆豪胜己摇尾巴,这让爆豪胜己有点无语。

“他们有技术人员已经推过犯人下一个目标的范围了吧?”爆豪胜己翻了翻案件档案,打着电话问芦户三奈。

“是呀,我让耳郎给你拿来?她应该在局里。”

“不用了,我自己去找她要。”爆豪胜己回复道,简短地道谢后走向了耳郎响香办公室的方向。

这次非得拿下给他们看看不可。

他这么想。


“大概就是这么个范围。”耳郎响香在电脑上调出一张地图,地图上用黑色和红色的线勾勒出一个大致范围,旁边还有数据表,不得不说,B组的推理人员的确不差,范围已经缩小了很多了。

“还能再缩吗?”爆豪胜己问。

“缩不了,我和障子在那个时候都在出差,根本不了解情况,现在只是拿到案件细节和现场的证据照片通过这些来检查一下他们推得有没有问题。”耳郎响香无奈地耸了耸肩。

“呵,那也足够了。”爆豪胜己将USB插头拔走,挥了挥手表示跟耳郎响香道别,则走出了办公室。

“犯人没什么特别的日期指定,但这一系列案子似乎是有特定对象和特定范围的,虽然意义不明,但是范围已经由B组的那些家伙推出来了。”爆豪胜己将范围图和数据表推上了投影屏上,对开会成员说道。

“也就是说,我们要去那里埋伏?”常暗踏阴举手道,他不认为这是一个好方法,“这个范围还是太广了,而且容易打草惊蛇。在我们发现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在提防我们。”

“正如常暗所说,正常的埋伏的确不是一个好计策。”爆豪胜己笑笑,抬手打了个响指,这让各位不禁疑惑起来。

“你想怎么做?”

“分散包围。在每个地方设据点,分小组进行巡逻。”爆豪胜己抬手敲了敲投影屏,上面的地图出现了几个旗帜,正是刚才所说的据点,“人不能全部分完,留人在外围,毕竟犯人也不是百分百一定会在这片区域。”

“好主意!况且按照那家伙的规律,事实上下一次犯罪也就在这几天了。”上鸣电气比了个大拇指笑嘻嘻地道。

“绝不能让那家伙跑了。”

“一定要宰了他。”

爆豪胜己的声音有些低沉,像是在嘶吼,不知道在宣泄一些什么,但能看清他握紧的手上暴起的青筋。



经过了两天的巡逻仍旧没有任何波澜,众人只能选择默默等待,穿着便衣每天都换不同的造型,装出一副浑水摸鱼的样子却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好在大家都是专业中的精英,并没有被枯燥的巡逻工作所消磨,仍旧打起十二分精神进行工作。

“你说,他什么时候会出来?”现在已经是夜晚时分,切岛锐儿郎扔给爆豪胜己一瓶水,有些心急地道。

“不知道。”爆豪胜己拧开水瓶喝了一口,接着又把它一口气喝完,“但是待得越久对我们越不利,怕他已经摸清我们的底…”

“啊——!!!”

一声凄惨的尖叫,还带着一点回音,声源是不远处公寓房的最高层,人们听见这声惨叫都纷纷在那下面围观——那扇窗子上有一个血手印!

切岛锐儿郎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爆豪胜己已经一个箭步冲了出去,朝着案发现场奔去,切岛锐儿郎掏出手机发送了邮件和地址,便跟着爆豪胜己冲了过去。

爆豪胜己等这一瞬间已经等了好久,他仿佛现在就能感受到亲手将他逮捕的快感,他一步两阶梯的上去,迅速找到那间房间时拔出了手枪,那家的门上有一个猫眼,还有一个递邮件的小门,爆豪胜己看了一眼猫眼,犯人正在那里一刀一刀递刺着自己身下的人,爆豪胜己把手枪往小门里一卡,扣动了扳机。

他一脚把门踹开了。刚才的举动完全是依靠自己的自信心和经验所以相信自己能够打中,但结果是还是打中了。犯人捂着被打中的右肩起身退开好几步,接着便扭头就逃。

“还想跑!”爆豪胜己追了上去,后来赶到的切岛锐儿郎带着其他小组成员救助伤员以及采集现场照片。

不得不说犯人跑得还挺快,动作敏捷得不像人类,爆豪胜己稍稍花了点功夫才没有将他跟丢,他跟着犯人从屋内破窗爬下楼,又从住宅区跑到一段没什么人的地带。

那里有许多条小巷,错综复杂地缠绕,爆豪胜己在跟着犯人转了第五个巷口时,他发现不对了。

自己的脚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咒阵,在自己踩上去的那一瞬间发出耀眼的红光,他只觉得腿一软就被强迫单膝跪在地上,咒语从嘴里脱口而出:

“старый и благородный вампир,слушать, как я молюсь, чтобы я кровь, как средства массовой информации, и я заключили договор…”

一群蝙蝠从面前飞来,往自己的身后飞速地掠去。

蝙蝠群的中央站着一个人。

“是你在叫我吗?人类。”

【轰爆】呼

☾我终于把我搞笑的毒手伸向了轰爆…

☾标题是因为我想不到叫什么了,所以随便起了一个…

☾大概是同居向,两个人的沙雕小日常…文中的“我”均指邻居视角,也许,可能,大概是我…吧。基本上是拼凑起来的小段子。

☾Are you ready?

1.
我家隔壁住了对情侣。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情侣,但是我觉得是!所以就是!

至于为什么我这么不确定,是因为他们是对同性恋。虽然我不反对,但同性恋的确也占少数。

其中一个人叫轰焦冻,似乎一直都温温和和的模样,另一个叫爆豪胜己的则完全相反,似乎一直处于很不爽的暴躁状态。

但由于两个人都是极品的帅哥,所以我总是忍不住注意他们的一举一动。

唉,希望今后一切都好吧。

2.
有一天我回家遇到轰焦冻,他一个站在一家离家不远的便利店门口抽烟,在我的印象中,他是完全不抽烟的人,也不是会抽烟的人。出于好奇心,我过去问他:“轰,你怎么抽烟呀?”

那一瞬间他表情变得有点紧张,竖起食指做了噤声的动作,又指了指公寓的方向:“嘘,你不要太大声。我悄悄把爆豪的烟抽完,免得他抽,对他身体不好。”

3.
听完这句话我觉得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我用满怀温柔的表情对他说:“你对他真好啊。”

“但你为什么不考虑把烟扔掉呢。”

他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对哦。”


4.
有一天早晨,轰焦冻起床,当他已经下了床并且走到客厅,他才觉得脖子有一阵酸痛。

轰焦冻才反应过来他落枕了,他磨磨蹭蹭走到餐桌边对端着早餐过来的爆豪胜己道:“爆豪,我落枕了…”

爆豪胜己随即一挑眉,有点疑问地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扇你一巴掌把它扭回来咯??”

轰焦冻:???

5.
两个人走在街上,那时正是夜晚时分,天空被泼洒上蓝黑色的墨水,街道上暖黄色的灯落在他们的街头。

爆豪胜己觉得他的手被轰焦冻握住。

接着轰焦冻便与爆豪胜己十指相扣。爆豪胜己没说话,默许了他的得寸进尺,同他一起缓慢地行走。

“爆豪,我很庆幸。”轰焦冻说,爆豪胜己古怪地看了他一眼。

他接着道:“我很庆幸,很庆幸能够与你站在同一个地方,而不是对立面。这样我就可以找个借口牵你的手。”

爆豪胜己挑眉,他看着轰焦冻的眼神有点像狠瞪,但这对轰焦冻并没有什么威慑力。爆豪胜己举起了与他十指相扣的那只手,举到他眼前给他看。

两只手,十个指头,紧扣在一起,看的清清楚楚。

“不要对已经握在手里的东西说白痴话,渣滓。”

他的表情张扬,像撕裂黑暗的刺眼光芒。

【安雷】神说要有光

♠︎突然的一个脑洞…没有什么逻辑。感觉很像雷安但其实真的是安雷…想表达的有很多,总结起来就是:安雷好,安雷妙,安雷吃得我呱呱叫【?】

♠︎Are you ready?

神说,要有光。于是大地上便被光芒照耀,光芒融化了千年冰雪,带来了温暖与生机。

神说,要有人。于是生机勃勃的大地上有了人类,他们时而欢笑时而哭泣,给大地带来了另一番色彩。

神说,要有善。于是各色各样的人们变得善良,他们友善的生活着,互帮互助,互相勉励: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似乎一切都没有什么违和感。

这个时候,神说,有善就有恶。于是有人变得恶劣起来,他们将别的人推下悬崖,绊倒在地,做的是罪恶的事,嘴里吐出的是恶毒的诅咒。

然而,谁也不能反抗神。他们拿到的是什么样的命令,就得被认为什么是怎么样的人,于是有人觉得不公了,他想大声质问——

“究竟什么是善,什么是恶?”

“啊?”雷狮对安迷修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感到奇怪,他皱了皱眉,看了一眼在胸口挂着的小木牌,随后又露出轻蔑的表情,“对于那些白痴们,善与恶就是他们从神那儿拿到的指令牌子呗。”

他的目光放到了底下行走的人们的身上,他没有低头,他觉得没有必要,他觉得他就应该这样昂着头俯视他们,因为他们都是白痴。

“我得到的指令是恶,而你却是善。”安迷修没有正面回应他的话题,反而像是自说自话一般,“而你活得像个恶人。”

“你却活得像个善人。”雷狮轻蔑地勾起了嘴角,他微微挑眉,不知道是在嘲讽谁,“善人做什么都是对的。”

“恶人做什么都是错的。”安迷修不满地撅了撅嘴,眯着眼看着自己胸前的木牌——上面写着‘’恶’。他往后一伸懒腰,阳光透过树叶在他的脸庞打出斑驳的光阴,“太惨了。”

“我也觉得。”雷狮嬉皮笑脸的,像是在嘲笑他的霉运。他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然后继续道,“时间快到了,你回去吧。”

“嗯。”安迷修应了一声,起身时视线却飘到雷狮身上。

雷狮被他看得心里发毛,他有点不耐烦地问他:“看什么看?”

“不,只是想问,”安迷修拍了拍自己刚刚坐得发麻的腿,继续道,“你为什么来管我呢?真不像你的作风。”

雷狮愣了愣,他欲言又止,最后扯起嘴角露出一个颇为阴险的笑容,可这在安迷修眼里显得有些滑稽,他觉得有种说不上的悲凉,他忽然有些担心面前这个人。紧接着他听见雷狮说:“因为我是善人,我怜悯心爆发了呗。”

“闭嘴,你这个伪善者。”安迷修觉得刚刚对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心中的嫌弃忽地盖过了对他的关心,他转身离开,雷狮也离开。

雷狮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他抽走放在门口邮箱的报纸,走进了大门。屋子里空无一人,他点亮了油灯,窝在皮质的沙发里看着报纸。

报纸开头就用了标红的大字,内容看得雷狮打恶心:神明更改了某人的善恶。

还有什么理由证明这世间的善恶不是神明的肆意妄为呢。雷狮冷笑一声,将那一页报纸撕成几片,油灯上的火苗向上窜着,点燃了纸张。他将废纸丢进火炉里,又折回去看他的报纸。

过了几天雷狮去找安迷修就找不到了,他心里一咯噔,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四处打听了一下安迷修的踪迹,人们看见他的牌子是善,便将自己所知道的信息全权告诉了他。这虽然让雷狮感到不适并且恶心,但这也是一种快捷的方法。

他被一阵骚动给吸引了注意力。他迈大步子快步走过去,骚动的中心里正有自己要找的人。

安迷修蹲在那儿,他将一个小女孩紧紧护在怀中,小女孩此时害怕得有些发抖,将头埋进他的胸口里不敢往外看。

雷狮听见围着他们的人不停地叫嚣着:“去死吧,你们这些‘恶’!”

“‘恶’就应该消失!你们就不应该呆在这儿,你们这些永远最坏事的恶人!”

“有个小的又来一个大的!你们这些‘恶’都是偷鸡摸狗的德行吗?”

“我没有…”小女孩小声地辩解道,却受到更大声的指责,安迷修拍了拍她的后背,将她往自己怀里又抱紧几分。

“你们够…”

“你们够了没?!”

安迷修瞪大了眼睛,抬头看见的是雷狮的身影。他的气势大得吓人,仿佛他周围的温度都降了几度,周围的人吓得腿软,纷纷给他让了道,有人想要指责,却在看清他胸口牌子时止住了声。

雷狮几步走向安迷修,将他和怀中的小女孩挡在身后,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却让人不敢回话:“骂够了没?”

“一口一个‘恶’,自己又是个什么东西!”

“你怎么能帮着‘恶’讲话!”有人叫道。

雷狮闻言挑眉一笑,干笑几声:“哈,有趣。不是说‘善’做什么都是对的吗?那么我这样呢——?”

说罢他便抽出腰间的剑,将群众中跟着他们一道叫嚣的人一把拉过,剑猛地刺进那人的胸膛,又迅速地抽了出来,剑刃上是清晰可见的血痕,而全程只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

所有人愣住了,他们不知道该责备还是默不作声。雷狮往后退了一步,道:“跑!”

安迷修迅速地抱起怀中的女孩,雷狮随后跟着他们一起狂奔,后面的人追赶着,嘴里依旧不饶人地叫嚣着。安迷修抱着女孩带着雷狮上了山。

山林中的树木郁郁葱葱,正好适合遮挡视线。他们到了一个树木比较茂盛的地方躲了起来,女孩哭得抽抽噎噎,安迷修蹲在她旁边安慰她。

“从这边走有一条小路,你从这里快点跑吧。”安迷修对那个女孩说,他嘴角微微勾起一个柔和的弧度,“跑了之后,就再也不要回这个村子了。”

“谢谢你…大哥哥。”女孩说话还有些含糊,安迷修咧嘴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目送着女孩瘦小的身影离开了他的视线范围,隐匿于丛林之中。

“接下来你要怎么办?”安迷修转身问道。

雷狮有点莫名其妙:“什么怎么办?我肯定呆在这儿啊。”

他发现安迷修今天的神色和以前的不同,以前的就算是再认真的表情也会带着温柔,而现在那些温柔都不见了,一点都不剩,甚至还有些咄咄逼人。

安迷修说:“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了,神已经更改过了一些人的善恶指令。如果你的也被更改,那你要怎么办?”

雷狮吊儿郎当回答:“那大不了就同是天涯沦落人,在一起过一辈子呗。”

安迷修觉得有点头疼,他道:“你走吧。”

听到这句话的雷狮顿了顿,连先前那股吊儿郎当的劲儿都没有了,他觉得不可理喻,甚至愤怒,还有一点无因的痛楚。他说话的声调都提高了几个调:“你说什么?”

“我说,你走吧。”安迷修说,雷狮没有任何动作,他又继续说,“快走吧,我不希望其他珍惜你的人难过。”

他的表情有些难看,像是有些痛苦,这让雷狮不能理解他的任何一切,因为他现在只是觉得愤怒,其余的他没有任何想法。

“靠!我真是搞不懂你,安迷修!”雷狮向前抓住他的衣领,他的表情狰狞可怖,像是要吃人,但又有些悲伤,他生气得甚至嘶吼起来,“有人往你身上倒贴还不好?老子喜欢你这么久你他妈就一点都看不出来?!”

“你说什…等等,雷狮!你的牌子!”安迷修叫道,雷狮循声看向自己胸前的牌子——上面的‘善’变成了‘恶’。

靠。

雷狮心里骂了一句,这下他连保安迷修的底牌都没了,该死的神明。

“找到他们了!”

“那个人被神明更改了!他是‘恶’!”

“什么?那该死的——杀了那些‘恶’!”

那群人已经追上来了,此时正在呼朋引伴,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

雷狮咂舌,他还没有转过身,就被安迷修猛地摁进了怀里。

雷狮突然懂了为什么那个小女孩会躲在安迷修的怀里,因为这个男人的胸膛实在是太温暖,太有安全感,太让人想要依偎。

他听见到剑出鞘的声音,又听见剑的主人对他说:“之前的那句话,我想了一下。”

“你要怎么做?”雷狮问他。

“那就同是天涯沦落人,做一辈子恶人吧。”

考过了日语n3!!!!觉得自己怪牛逼的了【。】

其实我在三次还挺容易掉马的,因为我叫火可是因为我名字最后一个字是炣…然而这个字巨少,我认为现在我没怎么掉马一是因为没人认识我二是因为我在一个没什么人的地区…感觉就是大山里的孩子了👌🏻但是事实上我和这个地区的其他人比起来还算是生活在城里的孩子,惊了。

我暴毙。

万圣君在涂鸦中突然:

瞎搞人体草稿流(这样社情不起来啊)
信我这是轰爆这是轰爆这是轰爆!
大概是 @易燃易爆炸💥 这个太太的吸血轰x人类爆
她超棒的!!!求更新!!求大家去看!!设定带感!!

这个fo数,好惊喜。

【轰爆】Blood

疯了疯了,猫猫老师激情写文👏🏻👏🏻👏🏻给猫猫老师打电话

Mr·Meow:

Attention:
①勾引@易燃易爆炸💥 小可老师
②吸血鬼轰x普通人爆豪的AU设定
——用小段子勾引小可老师——


“这之前,我曾听说吸血鬼一旦渴血时间过久,就会陷入无尽的疯狂。对于你来说这是真的?”他依靠在有阳光洒下来的窗台上,脚踝上密布有透着淡紫色的血管,较白的肤色在这逆光的烘托下更显得耀眼,宛若降世的天神。

吸血鬼躲在深渊中,窥探。

他把一条腿抬高踏入黑暗的角落,不用一秒便立即被一只微凉的手掌抓住——能清晰地感受到这只手的主人掌心像叶脉一般悠长蔓延开来的掌纹,从右边的末端开始密集地生长、抽长,然后肆意地分散。冰冷的血液在这苍白的皮肤下平静地流动,但给人的错觉却是炫目的滚烫,每一块被吸血鬼抚摸过的皮肤,都残留有灼烧般的热度。

“几百年的时光足够我品尝很多人类的血,而且在此之前也不曾有体会过渴血的滋味,所以你的疑惑对我来说是一个过去式的问题。”他感知到尖锐的獠牙,若有似无。凑得极近,但又不急着刺破皮肤。它依旧保持优雅,活像一场猛兽之间危险的挑逗。爆豪胜己干脆完全没入昏暗,他抬起手臂用力地扯过了背后的窗帘——灰色彻底笼罩了整个静止的空间,吸血鬼的瞳仁在此刻比什么都亮,清晰地闪烁着血液一样的光泽,“但现在,我认为我已经能够体会那种渴血的滋味了。”

人类比起吸血鬼偏高许多的体温、血液循环所发出的躁动不安的声音、呼吸时收缩舒展的气管,以及心脏跳动而带来的由胸膛蔓延开的小幅度震荡。

这个人所拥有的一切,都能引发渴血症状。

“你饿了?”

“吸血鬼吸血有时候不仅仅出于饱食目的。”

“别把心理饥渴掩饰得那么好听,说白了还是饿。”金发少年哼了一声,漫不经心地笑起来,其后恶劣而张扬地袒露出一边的脖颈,朝紧挨着他的吸血鬼勾勾手指,“我们约定好的,我把自己的血给你,而你会赠予我力量。”他看见吸血鬼森白的獠牙藏匿在唇间颤动了片刻,像不愿轻易出鞘的利刃。一现身,便是要见血的。

“那都是你的错,爆豪。”

牙压迫在皮肤的表面,稍稍一用力就足以切开柔软的表皮组织,进而扎入深处的血管——人类血液的气味儿开始张扬地散播,带了一点点与任何液体都不同的腥甜和不多不少的咸味。人类的双手在不知何时钻到后方揪住了他背面的衣料,轻扯时竟会给他一种类似于警告的胁迫感。

“又是我的错?”对方的呼吸有些急促。

“对的,是你的错。”

“我给你变回人类的机会,那不好吗?”

吸血鬼尖锐的牙齿连着血丝,离开他的脖颈。又贴近嘴唇,带来诡异而冰凉的吻。

“你害我纠结,害我动摇。”

我曾无比期盼重生为人,但你的出现使我动摇。


—Fin—